重要新闻

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中心

日本企业对亚洲直接投资最新动向

发布时间:2017-11-28  来源:机工情报   责任编辑:dyl

 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11月16日发表题为《日本企业对亚洲直接投资动向》的文章,就2016年下半年~2017年上半年日本企业对中国、东盟五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以及CLM(柬埔寨、老挝、缅甸)等亚洲国家的投资动向及其原因进行了整理和分析。

 文章称,2015年下半年开始增长乏力的日本企业对华投资,自2016年下半年在制造业投资的拉动下重现増势。这其中,政策推动下自动化需求的增长成为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由降转增”的主要原因。

 而从日本企业对东盟的直接投资来看,制造业领域,以日本企业对印度尼西亚运输机械投资的“停滞”为代表,日企对东盟的制造业投资增长乏力;非制造业领域,尽管日企对部分内需潜力较大的国家的非制造业投资表现坚挺,但整体也增长乏力。 

 文章指出,今后,影响日本企业对亚洲直接投资的主要因素包括:中国政府强化环境相关法规的政策走向、“泰国4.0”战略和泰国的政治形势、以及整个亚洲地区对于美国贸易保护倾向的应对等等。

 一、日本企业对亚洲的直接投资概况

 2016年下半年以来,日本企业对亚洲的直接投资中,对东盟五国的投资仍保持较高水平,但2017年上半年出现下滑。另一方面,尽管日本企业对中国的直接投资总额不及东盟五国,但已呈现出增长态势。  

 二、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在制造业拉动下“由降转增”

 1.日本企业对华制造业投资表现坚挺

 从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半年度走势来看,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制造业领域投资增长显著。

 从具体行业来看,2016年下半年在“通用机械”领域,2017年上半年在“电气机械”领域的投资增长尤其显著。

 中国政府正在推进“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受此影响,中国国内企业生产过程自动化需求不断扩大。因此,日本企业在能够满足其自动化需求的机床以及相关产品的生产投资不断增长。与此同时,旨在实现半导体设备进口替代的制造装置领域的投资也增长显著。此外,由于对中国的汽车销售市场持乐观态度,日本企业在华汽车发动机、零部件的增产投资也不断扩大。

 2. 非制造业投资中零售和批发业较为坚挺

 从日本对华非制造业领域的投资来看,批发和零售业依然维持増势,主要是对中国的消费市场抱有较高期待。另一方面,房地产领域的投资较为低迷。自从中国政府2016年9月底出台打击房地产投机的相关政策以来,日本企业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前景以及整个行业前景充满不确定性,因此投资萎靡不振。

 三、日本企业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对泰国•越南以及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投资的“明暗”两面

 从日本企业对东盟国家的直接投资来看,对泰国投资持续增长,对越南也维持増势,但对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则呈现下滑态势。此外,2017年上半年,日本企业对马来西亚的资金流出已超过资金流入。总体来看,日本企业对东盟五国投资的整体情况呈现出减少态势。

 从制造业和非制造业投资来看,日本企业对东盟的制造业投资呈现“停滞”状态。其中,对印度尼西亚的运输机械领域投资有所减少,但对东盟五国的电气机械投资整体呈现回升态势。另一方面,非制造业领域,除对内需增长强劲的印度尼西亚的非制造业投资表现坚挺外,2017年上半年对日本企业对东盟的非制造业投资整体减少。

 1.泰国——运输机械领域新投资增加、电气机械领域投资有所回升

 除了已在泰国设立工厂的日本汽车发动机厂商不断增强在泰国产能外,富士重工(FHI)也将与陈唱国际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在泰国组装生产斯巴鲁汽车。这些新增投资令日本企业2017年上半年在泰国运输机械领域的投资呈现增长态势。与此同时,2016年下半年开始,日本企业对泰国的电气机械领域投资有所增加,其主要原因是东盟不断增长的空调需求使日本企业增大投资。

 2.印度尼西亚——运输机械领域投资减少、非制造业领域投资较为坚挺

 日本企业对印度尼西亚的直接投资一直以来都是运输机械投资占主导,但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一度超过泰国的运输机械领域投资出现下滑。主要原因是2013~2016年,印度尼西亚国内的汽车销量一直呈现下滑态势(从123万辆降至106万辆),由此也带来了有色金属领域投资的减少。另一方面,日本企业对印度尼西亚批发和零售、房地产等非制造业领域的投资较为坚挺,主要是由于印度尼西亚拥有占东盟约40%的名义GDP(9300亿美元)和2.6亿人的巨大国内市场。

 3.越南——化学•医疗和电气机械领域投资增加、金融和保险业投资增加

 日本企业对越南电气机械领域的投资较为坚挺,除用于小型摩托车零部件的增产外,半导体相关零部件以及配电线设备等新增投资也有所增长。与此同时,日本医疗器械厂商在越南设立新工厂令日企对越南化学•医疗领域投资在2016年下半年有所增加。此外,日企对越南运输机械、通用机械和精密仪器等领域的投资也较为坚挺。在非制造业领域,2016年下半年日企对越南金融和保险业投资有所增加。

 4.马来西亚——化学•医疗领域资金流出、电气机械投资较为坚挺,通信业投资增加

 日企对马来西亚的直接投资中,2017年上半年在化学•医疗领域的投资出现下滑,但电气机械领域投资较为坚挺。此外,在非制造业领域,日企对马来西亚通信业领域投资增加,其中就包括日本产业革新机构向马来西亚通信基础设施巨头出资的案例。

 5.菲律宾——电气机械领域投资减少,针对扩大内需的投资持续增加

 制造业领域,日企对菲律宾的电气机械领域投资有所减少,但2016年下半年对菲律宾食品生产以及运输机械领域的投资有所增加。非制造业领域,日企对菲律宾服务业投资增加,主要是菲律宾是东盟成员国中仅此于印度尼西亚的第二人口大国(约1亿人),因此更加关注菲律宾巨大的消费潜力。

 6.CLM(柬埔寨、老挝、缅甸)——对缅甸投资再度大幅增长

 CLM(柬埔寨、老挝、缅甸)成为近年来日企投资东盟的新关注点,由于这三个国家毗邻泰国,因此日本企业认为在CLM建立新的供应链更为便利,而且劳动成本相对较低。在2013年之前,日本对上述三国的投资以柬埔寨为主,但2013年之后,柬埔寨的最低工资大幅上升,因此日企对其投资也呈现下滑态势。2014年之后,缅甸逐渐取代柬埔寨成为日企对CLM的主要投资目的国。

 四、今后日本对亚洲投资走势的关注点

 1.中国制造2025”及其带来的影响

 日本企业对华直接投资由降转增的背景是与中国政府产业高度化政策相呼应的制造业的扩大投资。

 中国政府提出了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旨在建成全球领先的技术体系和产业体系,并确定了十大重点领域。在此政策的推动下,2016年下半年以来,日本企业对中国制造业领域投资呈现增长态势。

 另一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政策下,在从传统产业产品向新兴产业产品转换过程中也给日本企业带来一些风险。例如,作为十大重点领域之一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2017年9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一项政策,对于年产量达到3万辆以上的企业,从2019年度开始设定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车)积分比例要求,2019年度和2020年度,中国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分别为10%和12%。

 目前,中国汽车市场上电动汽车所占份额仅为3%,要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将新能源汽车生产比重升至10%,势必需大幅增加新能源车领域的投资。而在生产和销售“未达标”的情况下,针对企业的惩罚措施将给企业收益带来下行风险。在此背景下,日系汽车制造商今后将在华大幅增产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但目前占比最高的汽油车相关供应链的改变对日本汽车制造商而言是艰巨的挑战。

 2. “泰国4.0”战略和不稳定的政治形势

 为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近年来泰国推出了多项改革措施,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投资力度、吸引外国游客、提振出口等。尽管如此,泰国经济依然面临着内外困境。在这一背景下,泰国政府于2016年正式提出“泰国4.0”高附加值经济模式,推动更多高新技术和创新技术应用,使创新真正成为推动泰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在实现制造业高度化方面,“泰国4.0”战略与“中国制造2025”战略相类似,泰国确立了五大未来产业,包括工业机器人、航空与物流、生物能源与生物化工、数字经济、医疗中心。作为“泰国4.0”战略性项目,泰国政府正优先推动东部经济走廊(EEC)建设,目标是使其成为东盟最先进的经济发展中心。

 上述政策成为日本企业加大对泰国投资的主要原因。但另一方面,日本企业不得不关注泰国的政治形势。2017年4月,泰国新国王签署颁布2017年新宪法,基于新宪法,泰国将于2018年年中产生民选政府。但以东北部农村地区作为基地的他信派,前首相英拉因“典米案”而“出逃”,以及大选后政权能否顺利交接等政治风险,日本企业不得不提高警惕。

 3. 地区冲突以及亚洲国家对美国贸易保护倾向的应对

 2017年5月开始,菲律宾军方和警方在棉兰老岛马拉维市与“毛特组织”及阿布沙耶夫武装展开交火,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在该地区实施戒严,并且将一直持续至年底;2017年8月开始,缅甸军事安全部队在若开邦展开军事行动,打击该地区罗兴亚族(罗兴亚人)居民中的伊斯兰武装分子。

 上述菲律宾和缅甸发生冲突的区域距离日本企业投资地较远,目前尚未对日本企业产生直接影响。但菲律宾和缅甸政府之后的应对以及国际社会对上述冲突的反应仍是日本企业需要警惕的风险。尤其是欧美国家注重“人权”,万一针对上述地区实施经济制裁,将成为日本企业对欧美出口的最大障碍。

 此外,11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为期12天的“亚洲之行”,访问了日本、韩国、中国,并参加了在越南召开的APEC领导人峰会,以及在菲律宾召开的美国和东盟领导人会议。外界期待特朗普的此次访问能够强化美国与中日韩以及东盟的经济联系。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对美国对中日韩以及东盟诸国存在的贸易逆差“心怀不满”。2017年4月,针对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国政府已经启动了针对日本、中国以及东盟四国(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贸易调查。东盟各国为了应对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施压”,试图通过增加自美国大飞机的进口以及能源进口来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

 今后,亚洲各国面临来自特朗普政权在削减贸易逆差方面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不只是中日韩,东盟各国政府也可能采取更多的应对之策解决与美国的贸易不平衡问题。日本企业需对各国政府相关政策的出台保持高度关注。